品牌专区“陷阱”: 劣币驱除良币?
2018-08-24 07:59

  在百度竞价排名引起公众不满的同时,百度另一个盈利主力“品牌专区”的运作模式也开始广被抨击。

  上海闷瓜网络联合创始人王亚晖在5月2日直斥百度先做一个故意有漏洞的百度推广业务,然后用一个付费业务来解决这个漏洞,这个付费业务便是“品牌专区”,让企业每月花钱数万购买自家网站置顶服务,否则用户搜索该公司网站时或链接跳入竞争对手网站,或淹没在数千条同类网页中难寻。

  5月3日,数家规模不等的公司向21世纪经济报道反映该公司被迫购买品牌专区服务的经历,其中一家公司是在漫长的2年交涉期后无奈每年斥资近数百万元购买了品牌专区的服务以求清净,该公司负责人回顾整个事件后颇感“无奈,但只能默默忍受”。

  百度品牌专区,按照百度官方的解释是位于百度搜索结果首位,以超大黄金首屏展示位置,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多种广告形式全方位推广展示企业品牌信息。

  该服务按月购买(CPT方式),刊例价格依照购买关键词的预估流量和行业CPM计算。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过程中不同企业的反馈,这一服务最少购买一个月,一般按年付,有的每月才几千元,有的每年高达数千万。

  百度CEO李彦宏曾自豪地向分析师介绍,品牌专区是百度产品中一款非常热门的产品,这项业务一直以非常快的速度发展,它是百度为所有客户提供的核心产品之一。

  虽然百度没有单独计算过这款产品的营收贡献,但按大客户贡献力,估计该服务在百度的在线营销业务收入中的占比颇高。2015年,百度总营收为人民币663.82亿元,其中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640.37亿元。品牌专区的收入是网络营销收入来源之一。

  什么样的企业会有品牌专区服务的需求?百度又是如何拓展这块业务的?5月3日,记者尝试联系百度公关部负责人,被对方婉拒,称当下百度不对外解释任何问题。

  无用服饰公司在宣传上一向低调,除了该公司网站,在网上的营销动作比较少。今年2月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无用市场部负责人突然接到了百度推广销售人员打来的电话,问要不要在百度上做推广?该负责人拒绝了。

  这位负责人5月3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回忆道,当时百度推广告诉她,如果做了推广,可以将无用网站置顶到页面,方便客户搜索浏览。她遂搜了一下自家网站的百度排名,发现是在首页第一个,便告知了该结果并回绝了对方。哪知此后再去搜公司网站,发现自家网站被撤下了首页第一位的位置,掉进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网页中,ag真人视讯自家网站的排名有时在首页倒数二三栏,有时跑到二三页中。

  5月3日晚上8点,记者打开百度再搜“无用”网站,发现其官网在百度前八页中都未出现,而当天傍晚6点时,还能看到无用官网在首页倒数第三栏出现。另外,蹊跷的是,百度首页顶部推荐的其他搜索关键词“无用服饰官网”、“无用服饰”所搜索出来的网页,更是无一是真正的无用官网,反而是一堆李鬼网站。

  面对这样的局面,上述无用市场部负责人亦无奈,她困惑地向记者表示,“究竟什么东西能决定百度里的企业排名?如果是钱,那就太令人寒心了。”

  出于预算和操守,无用坚持不在百度上投广告,但其他很多公司就架不住宣传的需求了。王亚晖5月3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当初他搜索自家网站时,跳出来的却是竞争对手的网站,而自家网站在首页完全没有出现,得翻两三页后才能看到。

  在与百度客服沟通过程中了解到,竞争对手购买了闷瓜网络的关键词,王亚晖先是向百度申诉了这个关键词的问题,但迟迟得不到解决,随后再问百度客服,客服给出了两个解决方案,或者加价买下这个关键词,压过其他竞争对手;或者办理品牌专区业务,这个品牌的官网就会呈现在搜索结果首页置顶。

  最终王亚晖在客服的建议下购买了品牌专区的服务,费用约为数万每年。“当时只想骂街。”王亚晖认为,在这个事情里,百度先做了一个故意有漏洞的百度推广业务,然后并不是设计弥补漏洞的办法,而是做了一个付费业务来解决这个漏洞。

  像无用和闷瓜这样的小公司并不算是百度品牌专区目标客户群,他们瞄准的是更有支付能力的大公司。体量和规模都要大得多的物流公司就是目标客户之一。

  数年前,这家物流企业便发现百度上假冒该公司的网站非常多,有不少完全套用真网站的页面内容甚至LOGO,然后通过购买百度推广将假网站排名推到搜索自然排名之前。有的假冒网站则同时操作数百个假网站,让真网站完全淹没于一堆假网站中。

  由于客户完全无法分辨真假网站,不少人上当受骗后指责该物流公司,令该公司蒙受不少损失。该物流企业向政府多个部门反映情况,投诉无果,向百度投诉也没有结果,百度方面的答复是“他们不是政府机关,不能分辨真假”。

  在经历长达两年时间的无效交涉后,在百度销售人员的建议下,该公司忍无可忍只好开设了百度推广账户,但他们悲哀地发现仍然无法杜绝其他假冒网站,原来代理百度推广的网络公司同事也代理那些假冒网站的广告推广。

  最后该公司向百度咨询解决方案,百度某大区大客户部建议:成为百度大客户部名录成员,就能提供品牌商标保护,限制假冒网站使用该品牌词。就这样,这家物流公司最终无奈选择这一方案,每年耗资数百万来进行品牌保护。令他头疼的是,这个“保护费”数额逐年递增,现在的价格已经是数年前的三倍,达到近千万元。

  而近千万元每年保护费的效果如何?记者当晚在百度上搜索了该品牌词,发现该公司官网确实已经置顶了,然而除了首栏外,二三四栏标注着同样品牌词的假冒网站竟然也公然紧随其后。

  “这是我们经过多年数百万合作之后的结果,在我们看来是非常好了。”该负责人人无奈地表示,起码首页首栏是其购买的广告位,而在未购买前,首栏虽然也是该司网站,却是假冒的。该公司虽然这些年一直在申诉,往往申述之后百度会马上将假冒推广网站撤掉,可过了几分钟,推广专员改一下创意词又再次推送出来。另外,申诉处理的流程需要几天,而假冒网站重新上线只需要几分钟。烦不胜其扰之下,该负责人只好表示“无奈,并默默承受”。

  物流企业在百度吃的亏不少。2010年上海多家搬场企业便曾联合向百度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百度立即采取措施,断开假冒侵权公司的网页链接。同时,上海市搬场专业委员会宣布正规搬场企业全部退出百度,呼吁市民切勿上当。

  当时参与其中的上海永安搬场公司负责人刘先生向记者表示,上海交通委批准的正规搬场企业只有22家,但假冒的“李鬼”搬场公司多达两三百家,他们在百度网站上用“百度竞价排名”、“百度推广”等方式投放广告,假网站完全淹没了真网站,很多老百姓在网上找到的永安根本不是真的永安,受骗后蒙受巨大损失,纷纷指责搬场公司。但搬场公司向百度申诉多时无效,于是集体退出百度。如今在百度网上搜索上海永安搬场,首页虽然有永安搬场的真网站,但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堆假冒网站,对此刘先生也颇感无奈。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物流企业对百度深感不满外,就连不少财大气粗、地位超然的中央企业也曾被百度搜索弄得怨言颇多。一家世界百强之列的中央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公司在百度搜索上也吃亏多次,尽管如今该公司亦花巨资购买了品牌专区服务,但体验“一言难尽”,记者追问细节,该负责人笑着婉拒了,不愿再落井下石,称等百度此番风波之后再说。但该负责人向记者强调“百度确实不应唯利是图,应当承担起看护公共利益的责任来”。(编辑 谭翊飞)